血染榆山后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5-08-05 16:20:50

血染榆山后

  

我叫陈福山,原籍招远市大秦家镇堡子村。1940年入伍,今年80岁。

人说老年人喜欢怀旧,病中的我尤其爱怀旧。许多往事,特别是1942年秋胶东反“扫荡”斗争中的榆山后战斗,常令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1942年,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最困难最惨烈的年头。

这一年的11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由北平窜来烟台,纠集日、伪军及赵保原投降派共2万多人,采取拉网合围、密集平推、见山搜山、遇村梳村的战略战术,在栖霞、牟平、海阳边区,向马石山进逼,妄图一口吃掉坚持抗战的胶东八路军。

当时,我在胶东军区第十六团二营五连当机枪班长,连队的干部战士绝大多数是胶东生、胶东长,人熟地熟,闭着眼睛也辨得准东西南北,摸得清山山水水。当日寇凶焰万丈、大军压境的时候,我们根据军区首长的指示,部队化整为零,以营连为单位,巧妙穿插,避实就虚 ,“竹影扫阶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1124日,当鬼子把马石山围得铁桶一般的时候,整个部队早已毫发无损地跳到了圈外,即使被鬼子网进去的2000多名群众,也在一夜之间被我军的零星部队几进几出护送突围1800余人,但有500余名群众被鬼子杀害,这就是令人发指的“马石山惨案”。

当然,鬼子们的牛皮还是要吹的,扬言已将胶东的八路军斩尽杀绝,“拉网合围”,强化治安,获得了预期胜利云云。

为了戳穿鬼子的牛皮,进一步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夺取反“扫荡”斗争的彻底胜利,我连奉命去榆山后一带开展工作。

榆山后是一个不大的山村。当时,全村的青壮老幼妇孺全都躲进了山林沟壑,无鸡犬之声,无人迹可寻。就在王连长下令继续前进的时候,西山头上突然出现了几匹军马在试探性地往返狂奔。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乳山市委员会 鲁ICP备12016584号-1 版权所有.网站维护:天欣文化传媒 电话:6686551
页面执行时间:148.43750 毫秒

鲁公网安备 371083020001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