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的父亲夏云超烈士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5-08-05 16:23:48

忆我的父亲夏云超烈士

  

在抗日战争胜利55周年及“马石山惨案”纪念日之际,我以激动和悲痛的心情回忆我的父亲、杰出的军队医务工作者、在“马石山惨案”中牺牲的夏云超烈士。

我的父亲 1917年出生于荣成市桥头镇观里村一个破落地主家庭,兄弟姐妹 11人,他排行第五。我的爷爷当过私塾先生,任过村董事长,信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拥护我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曾被选为县参议员。我父亲自幼聪明好学,在我大伯(我的养父)夏岳五的支持和资助下,先后就读于荣成风鸣(现荣成埠柳镇)高级小学、威海育华中学、北京宏达中学高中部,1934年考入北平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务系。在校期间他始终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疯狂地侵略华北地区,民族危机空前严重。129日,在中共北平临时工委领导下,北平数千名学生冲破国民党政府的恐怖镇压,举行大规模的抗日救国游行示威,我父亲也愤然走出校门,加入浩浩荡荡的示威队伍之中。反动军警像疯狗似地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造成许多学生受伤,我父亲也受轻伤,但他没有被吓倒,仍然坚持与反动军警搏斗。第二天,各大中专学校又举行大规模的罢课斗争,学生上街演说,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卖国罪行。在汹涌澎湃的爱国斗争中,我父亲经受了锻炼,后又参加了我党领导的“学生联合会”,与反动分子组成的“新学联”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平津相继沦陷。日军在北平城内横行霸道,无恶不作,这更激起了学生们的爱国热情和反抗怒火。此时,因斗争需要,学生们疏散到全国各地继续抗日救亡斗争,我父亲回到济南参加了“平津流亡同学会”,后因生活来源困难,又历尽艰辛回到荣成老家我大伯家中。

我大伯自年轻时即在城厢(现城山卫镇)与人合伙开设一所“崇德药行”。他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抗日初期就与中共荣成城厢支部负责人曹漫之、李耀文交往密切,并多次掩护他们脱险,后又经常接收治疗八路军伤病员,为革命做出了很大贡献,解放后多次被选为县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当时大伯的思想行为对我父亲的革命路程影响很大,就是由他介绍我父亲结识了曹、李二人,向他们汇报了自己参加抗日斗争的情况、愿望和决心。他们很赏识这位高等学府回来的学生,给予很大的支持、鼓励和帮助,使我父亲的思想觉悟和对革命的认识提高得更快,积极参加中共城厢支部创办的“河山话剧社荣成分社”活动,宣传我党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抗日救国。

1938118日,曹漫之、李耀文奉命率领埠柳乡校起义队伍西上文登县大水泊镇,与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会合。4月,经他们推荐,我父亲到部队作军医,从此走上了军旅之路,并于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部队他经常亲临战场,勇敢地抢救和运送伤员,屡受表彰。当时部队无医院,医疗条件又差,伤病员治疗有困难,我父亲就将重伤员转送到我大伯的“崇德药房”救治,故被誉为“三军”的后方医院。9月,“三军”奉命与掖县(现莱州市)三支队合编,更名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同时在黄县文基大姜家村成立了胶东八路军第一个后方医院,下设若干卫生所,我父亲被任命为院长。同年,与我母亲宁超(医院卫生员)结为革命伴侣。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乳山市委员会 鲁ICP备12016584号-1 版权所有.网站维护:振宇电脑公司 电话:6686551
页面执行时间:140.62500 毫秒

鲁公网安备 371083020001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