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忘却的悼念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5-08-05 16:24:11

从未忘却的悼念

                            

我最早听说“马石山惨案”,是五十年前在老家山东蓬莱下朱潘小学读书的时候。记得每逢清明节,老师带领我们给村里的烈士扫完墓之后,集中在学校操场上,听县参议员、当地著名民主人士李宜亭先生介绍烈士们的生平事迹。留在童年脑海里最深刻、最生动、最壮烈的,是我父亲周文彬如何与战友一起率领乡亲冲出日军重围,战死在马石山的英雄壮举。

1955年左右,我在蓬莱一中上学时,偶读作家峻青的小说《黎明河边》,其中一篇“马石山上”与我此前听到的“马石山惨案”的基本情节大体一致,虽然不是写我父亲个人,是写一个英雄群体,但我仍然觉得十分亲切。胶东军民可歌可泣、惨烈悲壮的抗战壮举,在我心中引起了极大震撼,并为我的父亲在这场关系民族存亡的伟大斗争中奋勇献身而感到无尚光荣与骄傲。我暗下决心:努力学习,继承父辈遗志,报效国家,奉献人民。这也成为我此后参军、上大学、在部队工作四十年的强大精神动力。

20009月,熟悉我家庭背景的一位在福州的亲戚来电推荐一篇题为“青山碧血祭忠魂”的文章,刊登在当年122日《解放军报》第七版上。我怀着难以平复的心情,一口气读了三遍,其中有两处提到我父亲周文彬。

这是我迄今见到的最详尽的关于我父亲在马石山突围战中的文字记述,也使我最终得知父亲牺牲的确切日子。

刚跨进新世纪,我与该文作者、石家庄陆军参谋学院干休所的丛笑难同志通了电话,得知他年近八旬,双目几近失明,仍在关心胶东抗战特别是马石山突围战的史料的搜集,使我深受感动。他要我写点东西,以资纪念,我别无选择,慨然应允。

父亲牺牲时,我刚满三岁,脑子里几乎没有一点印痕。后来知道一点,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由家人和亲友告诉我的。

父亲1918年农历正月初五生于山东省蓬莱县下朱潘村,原名李发萃,参加革命后改名周文彬,随祖母姓。小学分别在蓬莱老家和丹东上的,中学就读于烟台益文中学。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弃学在村里从事地下抗日活动,次年参加抗日先锋队和中国共产党。先后在胶东抗大、第五支队、胶东军区第16团学习、工作和战斗,19421124日牺牲于马石山突围战,时任第16团作战参谋。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71%(15)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29%(6)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乳山市委员会 鲁ICP备12016584号-1 版权所有.网站维护:振宇电脑公司 电话:6686551
页面执行时间:125.00000 毫秒

鲁公网安备 37108302000116号